08VIP欢乐国际体育官网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暖风不及你情深

第3章:睡都睡过了,我还能玩出什么花样

暖风不及你情深 青青谁笑 2203 2018-01-12 14:51:17

  季暖抬起眼,问他:“你晚上要不要回御园吃饭?”

  墨景深松了松衬衫领口,没说话。

  “我跟陈嫂学做了几道菜~”

  墨景深闻言这才看了她一眼:“你?做菜?”

  这话说的,好像她季暖真的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似的!

  就算曾经她的确如此……

  咳,可现在毕竟不一样了!

  “嗯,你要不要回去尝一尝?”季暖望着他,笑色浮上眉眼。

  墨景深却是笑意清冷:“下药不成,改下毒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果然她历来的黑点太多,下药也不过是昨晚才发生的事。

  以前……季暖自己想一想,都觉得那时的自己太过任性,过往的一切历历在目,实在荒唐。

  季暖仰起头来看他,灯光落在她颈间,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,锁骨处的各种暧昧痕迹顷刻间就落入他眼底。

  “下个药都能被你死去活来的折腾了一夜,我要是下毒的话,第一个死的很可能也是我!”她说的很坦然,眼神一样很坦然。

  墨景深眸光幽沉,看着她。

  他昨晚确实没怎么留情,今天早上看见她浑身无力惨兮兮的躺在被子里,满身都是被他蹂.躏出的痕迹,实在不想看见她醒来后继续吵着要离婚的场面,干脆直接回了公司,倒是没想到她会主动找来。

  “经过昨夜,以你对我的恨,想要跟我同归于尽也不是不可能?!蹦吧罾涞?。

  “……同归于???我还不如直接在身上绑个定时炸弹来找你!那不是更干脆?”

  墨景深没再搭理她。

  直到季暖在他办公室里站了好久,眼神盯着他,哪怕墨景深专心工作一直把她当空气,她也始终站在那里,直勾勾的一直盯着他看。

  墨景深抬手揉了揉眉心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  “想和你一起吃饭?!奔九α松?,简单而直接。

  墨景深皱眉:“为了离婚,你还真是什么手段都用得出来,现在这是唱的哪出?”

  这男人,软的不行非要让她来硬的?

  她干脆走上前,趴在办公桌上,近距离的看着他工作时的样子。

  都说男人在认真的时候最迷人,她想说她家老公无时无刻的都很迷人,当初自己究竟是脑子里哪根弦搭错了?非要闹离婚?

  墨景深面前的文件被翻开一页,季暖伸手去挡,之前她就有注意到他看的是公司季度数据报表,就算她捣乱也不会有太大影响。

  “把手拿开?!蹦吧钗薹ㄔ倌?。

  季暖将脸向他贴近,笑盈盈的说:“你说,你要不要回去?”

  季暖确实有着一张颠倒众生的脸,此时更笑的像个十几岁的少女一样活泼动人。

  他淡淡的说:“我在工作?!?p>  季暖不为所动的眨了眨眼睛:“我可以等你工作完之后再一起回御园?!?p>  “公司晚上还有视频会议,你先回去?!彼蚕马?,仍旧淡漠。

  “没关系呀,我等你!”

  墨景深骤然合上手中的公司件,眉目清寒的看着她:“你又要玩什么花样?”

  季暖表情特别镇定,甚至还稍稍有点故意的扫了他一眼:“睡都睡过了,我还能玩出什么花样?”

  “……”墨景深很想把她扔出去。

  ----

  说要去开视频会议还真的就去开会,墨景深一点多余的时间都没打算留给她。

  两个小时过去,墨景深没回来。

  刚倒在沙发上睡着,季暖就又猛的惊醒。

  他会不会就这么晾着她不管了?会不会让她在办公间里就这么睡一夜?

  毕竟自己以前确实太过份,他现在要是真的就这么晾着她,也不是不可能……

  思前想后,季暖起身推开总裁办公室里的另一扇门,里面果然是墨景深办公室内设的休息间。

  里面有浴室有床,还有一些简单必须的生活用品。

  季暖习惯晚上十点前洗澡,前世被监禁的那三个月,一个月只允许洗一次,她总觉得有蟑螂蚂蚁会爬到身上,导致现在更加敏感的对自己身上一点点的汗都不能忍受。

  要不要趁着墨景深回来之前,先去洗个澡?

  她走进去,因为没有换洗的衣物,干脆在衣柜里找了件白色的男士衬衫,拿进浴室。

  十几分钟过去,墨景深结束会议回来,已不见季暖的踪影。

  办公室里一片安静,仅留有季暖身上那丝淡淡冷香。

  墨景深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,驻足静默了许久,刚要走进去拿起椅背上的西装外套,忽然听见休息间里边有窸窸窣窣的动静。

  她还没走?

  季暖洗过澡,穿着墨景深的衬衫走出浴室,边走边擦拭着还在滴水的长发。

  前方传来开门的响动,她下意识抬起眼,怵地就看见墨景深出现在门前。

  她擦拭头发的动作当时就僵了下……

  墨景深显然是没料到进来后竟然会看见这样一幕,季暖在他这里洗澡,甚至穿着他的衬衫站在灯光昏暗的室内,眼神里透着几分朦胧的水气和茫然。

  他的衬衫很大,领口不时的自她肩膀向下落开,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。

  季暖忽然被墨景深的眼神给烫了一下,下意识忙紧紧并拢自己的腿,更因为自己在衬衫下的不着寸缕而脸上一热。

  “我还以为你今天晚上把我扔在这里,不会回来了……”她放下毛巾,为自己不请自来的跑进他休息间的事而解释了一句。

  墨景深别开眼:“穿你自己的衣服!”

  “我没带换洗的衣服,但刚才有给御园打过电话,应该马上就有人送来?!彼咚当叱吖ィ骸澳阆衷诿ν炅??那是不是可以跟我回御园了?”

  墨景深无声的看着这不怕死的敢穿成这样走到他面前的女人。

  “现在几点?应该很晚了吧?!奔九槐咦匝宰杂?,又一边抱起他的手臂,就势看着他那款百达翡丽男表上的时间,时间已经指向晚上十点。

  表很好看,很适合他冷贵的气质,这么有品位的男人究竟是怎么看上她的?

  季暖刚要松开手,却骤然感觉手腕一紧,墨景深将她扯到旁侧的墙壁上,直接将她牢牢的压在墙壁与他身体之间。

  “季暖,你什么意思!”他眸色深深,沉凉的嗓音暗藏着几分危险的低哑。

  季暖盯着他的看了好半天,开了口,语气缓慢坚定:“从昨晚开始,我想认真的重新考虑我们之间的关系……”

  墨景深疏淡的看着她:“忽然这么懂事?代价是什么?离婚?”

  上辈子实在是在离婚的这件事上深受其害,季暖当下就目光炯然的迎上他的视线。

  她轻咬着唇,倏地伸手用力拉下他的脖颈,扬起脸便向他薄冷的唇用力的吻了上去——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